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梅府有女初成妃 > 第1137章脱胎换骨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要是因为怕丢人而不出去见识一下,那么一辈子都会特别懦弱,要想人看得起,就必须大显身手,只有尽情施展自己的本事,大家才知道你自己的厉害。

    “我肯定比不过慕容坤,我这样的也就能对付小侍卫。”

    “你干嘛这么说自己?”梅开芍翻了个白眼:“你这才修行了多久,不过短短数日,如今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你跟其他人比算是厉害了,其他人刚修行武气时根本没你那么出色。”

    “我……”

    慕容寒冰仍旧特别犹豫。

    “你现在的处境并不怎么样,就算你今日失误了,旁人也不会怎么样,最多还是像以前那样讥讽你,那些讥讽你的言语你应该听多了吧,难道你还害怕?”

    梅开芍将手里拿着的衣裳塞到了男人手中:“若你表现的还不错,众人会对你刮目相看,所有的事情都有风险,你应该想想好的……只是狩猎比赛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让你去比武,这衣裳是我特意给你买的,赶紧换上,我在外面等你。”

    “我……”

    “不要让我失望!”说罢,梅开芍迈着大步离开了。

    屋里只剩下了慕容寒冰,周围的寂静让他陷入了沉思,他觉得女人说的对,确实应该去比试一下,前半生受到的谩骂已经够多了,就算再被人骂也觉得无所谓了,可是如果表现的还不错,爹肯定会特别开心。

    孰重孰轻,他拎得清!

    片刻后,慕容寒冰走了出来,梅开芍一抬头就瞧见了粉面小生。

    男人穿着素色的衣裳,头发被梳理的一丝不苟,再也不似以前那般蓬头垢面了,身形高大的他穿什么也很好看,就连身上素色的衣裳都显得比较气质。

    梅开芍忍不住在心里咂舍,这男人就跟个衣服架子一般,真是穿什么都有气场,整日躲在屋里显得小脸特别白净,脸上有些伤倒是增添了几分狂野。

    男人身上的伤是前段日子慕容坤派人打的,现在已经结痂了,不过还没有脱落。

    慕容寒冰见梅开芍不停的打量着自己,他只觉得浑身不自在,连忙开了口:“怎么了,我穿这一身不合适吗?”

    梅开芍连忙摇了摇头:“挺合适的,不过我手里没有多少银钱,所以给你准备的衣裳比较素净,你不要嫌弃,等以后我有钱了再好好接济你。”

    “我觉得挺好的,我的衣裳破破烂烂的,如今有件衣裳穿已经很不错了,这银钱就算我借你的,等以后有了钱,我要加倍奉还。”

    慕容寒冰很快开了口,他眼眸里充满了清澈,对于梅开芍,他除了感激就是感激,若不是这个女人的出现,还不知道他的生活会有那么晦涩。

    梅开芍摆了摆手:“不必跟我那么客气,咱们去狩猎场吧。”

    狩猎场围着不少官兵,陛下坐在最上首,其他王爷跟慕容将军坐在下面,众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什么,陛下笑的合不拢嘴,可见陛下特别开心。

    “将军,听说你儿子也会参加,你如此勇猛,你的儿子肯定也不错,正所谓虎父无犬子,我觉得这话说的肯定不无道理。”

    慕容浩开口说了起来,他这个皇帝做的很是和善,除了皇上的亲兄弟以外,旁的姓慕容的那绝对是以下犯上,按道理要给慕容将军改姓的。

    但皇帝并没有这么做,其他大臣上奏,他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不过是个名字而已,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往后姓氏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慕容将军连忙道:“陛下真是严重了,我那犬子生性顽劣,平日里不给我惹事就不错了,今日就是让他来历练一番,这里的男儿们都很不错,我就是想让他见见世面,以免他这个猴子会称大王。”

    这下皇帝笑的更欢了,不得不说慕容将军确实会说话。

    咚咚咚……

    就在这时,士兵们敲起了锣,狩猎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太监尖细的声音响了起来:“公子们入场。”

    马蹄声不断的响了起来,许多公子们驾马而来,浩浩荡荡的,真是让人挪不开眼眸。

    众人纷纷下马行礼,皇上很快开了口:“好了,不必多礼,都赶紧起来吧,朕在塞外瞧见了许多少年英雄,那些少年跟你们的年纪差不多,朕就想着皇都的少年是不是也骁勇善战,所以特意筹划了今日的狩猎比赛,大家都要好好表现。”

    “是!”众人纷纷应了声。

    另一边,梅开芍正跟慕容寒冰在集市上买马,慕容寒冰起初挑选了一匹英姿飒爽的,然而梅开芍执意挑选一匹看起来比较瘦弱的马儿。

    慕容寒冰脸色微变:“这马真的可以吗?”

    瘦小的马儿趴在地上,小小的身板显得并不怎么样,瞧着这马好像还没有长大一般,蔫儿吧唧,真是没什么精神,慕容寒冰觉得这马跑一段路就会死。

    梅开芍却不以为意,她眼力过人,她瞧见了马儿身上散发出的光芒,这马儿只怕来头不简单,天族的人犯了错很容易就会被打入畜牲界,虽然被打入了畜牲界,但不得不说这样的畜牲要比一般的畜牲厉害。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这马儿以前就是天族的仙。

    梅开芍轻拍慕容寒冰的肩膀:“放心吧,我什么时候害过你,你应该相信我的。”

    慕容寒冰只得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紧接着,梅开芍询问起了马骝的老板:“老板,这马多少银钱?”

    见梅开芍想要小马,老板连忙道:“姑娘,我没听错吧,你居然要这匹马?”

    梅开芍点了点头:“就要它。”

    “这匹马看着快要死了,平日里也不怎么吃草,就这么蔫儿吧唧的,根本没人要它,你若是要它,我就收你二十个铜板,只不过它要是立马死了你可不能回来找我问罪。”

    老板连忙说了起来,生怕梅开芍会找他问罪。

    梅开芍连忙道:“放心吧,我不会过来问罪的。”

    梅开芍付完了钱,很快牵马,然而马儿根本不起来,她翻了个白眼,蹲下身子说了起来:“你倒是聪明,想着装出一副虚弱的模样,这样大家都不会买你,你也不用不停的奔波,可我现在已经买了你,你的生死握在我手中,你要是不听话,我现在就捅死你。”

    “嘶……”

    马儿忽然叫了一声,随即立马站了起来。

    慕容寒冰看呆了:“这马儿似乎有精神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就跟它说,如果它不听话就杀了它,它应该是害怕了……好了,狩猎马上就要开始了,不要浪费时辰了,赶紧上马赶过去!”

    “好。”

    慕容寒冰应了声,他率先上了马,随即伸手接起了梅开芍。

    梅开芍握住了男人的手,随后她也上了马,两人大手握住的那一刻,慕容寒冰只觉得特别奇怪,感觉他的心跳似乎加速了。

    “走吧。”

    梅开芍坐好后开了口,慕容寒冰这才驾马往前,他的脸红的像个桃子一般,只不过梅开芍坐在他的身后并没有瞧见。

    慕容寒冰特别庆幸,幸好梅开芍没有瞧见,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对这女人有些好感,梅开芍把自己当成了朋友,如果对她有非分之想,不知道她会不会生气。

    最重要的就是梅开芍那么厉害,而自己只是废柴,自己好像根本配不上她……

    时辰差不多,也到了众人去狩猎的时辰。

    太监照例开了口:“还有没有人参加比试,狩猎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

    这只能说是客气一下,不过就是按规矩行事。

    “既然大家都到场了,那就开始吧。”太监开了口。

    “且慢!”就在这时,一道磁性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纷纷看了过去,落入眼帘的便是白衣少年驾马而来,少年衣衫随风摆动,一张脸庞生的温润如玉,少年身后还有个女子,女子也是数一数二的,很是灵动。

    那好像是慕容寒冰,慕容将军脸色微变,心情特别复杂。

    慕容坤也看清了这人的面目,他很是惊骇,只觉得不可能,废柴怎么来了,这不是自取其辱吗?再看废柴身后的慕容寒冰,他顿时明白了,肯定是梅开芍这个女人怂恿废柴来参加比试的!

    慕容坤忍不住攥起了拳头,这都是什么事,真是让人忍无可忍,若废柴有点小本事还可以让他到这里来,可废柴一无是处,到这里来只会丢人现眼,只怕他们将军府的颜面就要被丢光了。

    吁……

    慕容寒冰将马儿稳住了,两人很快下了马,梅开芍下马时他还不忘在一旁虚扶一下,可以说特别贴心。

    两人很快行礼:“拜见陛下。”

    “你们是何人?”皇帝很快开了口。

    慕容将军连忙起身道:“陛下,这是臣的大儿子,只不过我这大儿子生来愚笨,本不想让他出来丢人现眼的,哪里想到他今日竟然过来了,惊扰了圣驾,还望陛下海涵。”

    紧接着,慕容将军低斥了起来:“还不赶紧退下,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皇帝只觉得眼前的两个人好像有些熟悉,只不过他怎么也记不起来了。

    自然是熟悉的,当年蛟龙冲破沼泽之地的束缚来到人族胡作非为,那时候慕容寒冰跟梅开芍还来到了人族,两人特意叮嘱了皇帝要如何防备蛟龙,的确有过一面之缘。

    后来慕容寒冰对付蛟龙气息大乱,为了平息气息,这才来到人族历劫,只不过对于天族来说这些事才过去了短短数日,但对于当今陛下来说,蛟龙之乱已经过去了二十年,陛下自然不记得两个人了……

    “启禀陛下,草民之前确实痴傻,但不经意间遇到了名医,如今草民不似以前了,今日的狩猎草民想参与,还请陛下给草民一个机会。”

    慕容寒冰无视了慕容将军的话。

    皇帝捋了捋胡子,他开口道:“你真的想参加?”

    “不错。”慕容寒冰点了点头。

    “陛下,万万不可。”这时慕容坤开了口:“兄长其实身上没有一丝武气,若是参加比试只怕会受伤,丛林中有不少野兽,若是兄长被野兽伤害了又如何是好,还请陛下赎罪,不要让兄长参加了。”

    慕容坤的话一出,众人脸色很是不对劲,这会儿忍不住打量起了慕容寒冰,他们似乎在看什么怪物。

    梅开芍翻了个白眼,这慕容坤真是让人头疼,现在公然的奚落慕容寒冰真的没什么意思,要知道他们还是一家人,在这里贬低慕容寒冰相当于贬低了整个慕容府,真是个蠢货。

    “陛下,大少爷他并没有那么逊色。”梅开芍很快开了口。

    “你是何人?”皇帝问道。

    “奴婢是大少爷的丫鬟,大少爷以前施展武气确实困难,但现在大少爷已经脱胎换骨了,完全不必担心豺狼野兽会伤害大少爷。”

    梅开芍开口说了起来,眼眸里充满了坚定。手机用户请浏览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