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科幻 > 毁灭游戏 > 第三百五十八章 笼中兽
    一秒记住【云轩阁小说网 www.yxgxz.com

    <script>readx();</script>    森林幻想的战士也不是白痴,敢引起公愤自然也有应对的信心。

    面对着红着眼睛冲过来的人群,虽然固有空间气势比不上机器人,但也让一大圈人陷入了举步维艰的状态,别说发起攻击,就是武器都不太拿得稳。

    “你们激动什么?我们我有我们的事情,你们也有你们的事情。”

    人群愣神间,此起彼伏的滴滴声不停响起。而声源则是每个人从森林幻想处领取到的廉价电子地图。

    “你们的地图的电应该已经用完了,现在开启的是后备电池,电力支持时间为一小时。地图上有特别标注的建筑全都是强大的战斗堡垒,那里就是帮助你们赚取固有空间的黄金宝地,尽快选一个好的吧。”

    “什么战斗堡垒,我们为什么要战斗?”

    “我要和你们一起上楼去,公民的人权是平等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算,想让我们作炮灰吧?”

    “这个身体虽然是新的,但好歹也得花钱买,不能随便浪费。”

    “退不出去了,你们究竟做了什么手脚。”

    已经走在楼梯上的机器人突然停了下来,冰冷的目光在吵闹的人群中扫视了一圈,没有释放固有空间气势,但依然让身处前列的人群因为阵阵寒意而禁声。

    “现在开放的战斗堡垒是根据你们的人数配置的,先去的人才能选到最好的位置和最强大的堡垒。你们手中的那个东西既是地图也是进入堡垒的通行证,所以一个小时后还没有找到一个堡垒进入的话,就再也别想进去了。”机器人背转过身,继续缓缓的向前行走,“还有,每个堡垒的人数是有限制的,如果满额就只能换个并不那么好的地方了,所以,你们还要再等下去吗?”

    静寂,然后是疯狂。

    人群中也许有人能对机器人的话不为所动,也许有人还没放弃往楼上冲,也许有人还想静观事态。但在这几百人中,只要有一人受到影响,那么他举动带来的效果绝对比病毒的传播速度快上千百倍。

    应该确实是有人最先带头往外挤,但因为其他人的跟进速度太快,导致看起来就像几百人同时陷入了疯狂之中。短短十多秒时间,人群的集中地便由楼梯口变成了大楼的出口,更有着急的人直接打破墙面往外跑,然后,又是一轮疯狂的跟风。

    “这家伙。”

    熊人看着机器人的背影熊眉低皱。

    刚才面对秋羽时,机器人就像是个唯唯诺诺的老实小孩,这次的手段才真正显得他是一群士官高手的头目。

    在这个法则世界,人本来就不是真正的面目,有个两三面完全正常,但让熊人皱眉的真正原因在于,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在秋羽面前似乎能做的都只能是拼命展现其最符合秋羽需求的一面。

    这和事后的力量或者智慧之类的东西都无关,就仿佛如同固有空间气势那样,是一种无法解释的强制的力量,你可以有反抗之心,但却绝对做不到进行反抗的事实。这很奇怪,相当奇怪……

    在分神间,眼前突然变换的场景吓了熊人一跳。第一时间下意识的看向秋羽,发现后者没有出现任何异常后,才放心的转头四顾起来。

    身前是一条宽阔空旷的笔直过道,看起来仅够照明的灯光因为四周金属墙面的反射,而使得整条过道明亮得如同受到太阳直射般明亮,但即使如此,穷尽自己的目力,熊人依然看不到过道最前方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

    这样的景象明显超过了一层大楼所能装载的空间。在想到什么东西之时,熊人转头看向身后。

    一个个森林幻想的战士正从虚空中迈出,在他们后面一些的位置是一根根立在墙面上的密集水晶柱。只是与不久前看到的暗淡水晶柱不同,这里的水晶柱正散发着稍微有些刺目的光芒。

    既然转送器会被用在进入地下城市的入口,那么在这个宽广的地下城市中有使用就丝毫不奇怪了。只是,既然有转送器这么方便的东西,居然不是直达目的地,而是还要用双脚再走上一段,那么这条过道应该也不是那么简单了。

    熊人在行走间,如同好奇般将自己的宽大熊掌放到了右侧的墙面上,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只是轻轻抚摸,但是熊人的指甲却已经在第一时间弹了出来,随着走动用力在墙面上划过。

    法则世界中的身体没有一具是像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很多看起来无害柔弱的身体中很可能就蕴藏着撕裂钢铁的力量,熊人的指甲就勉强可以算是其中的一员。

    对上相位装甲之类的可能会比较无力,但想在一般的钢铁上留下点划痕绝对没有问题,所以生怕一下子就扣出大坑来不好交代的熊人是慢慢的发力。可在是几秒之后,熊人毛发之下的额头开始渗出名为汗水的液体。

    从轻轻接触到认真划过,再到能保证不被其他人发现下的全力以赴。坚逾钢铁的指甲确实在墙面上刘下了一条白痕,只不过这条白痕是从指甲上脱落的角质物。

    “怎么了?”走在前方的蜉蝣特转头看向熊人。

    “没事。”熊人收回手掌的同时也将指甲缩了回去。

    蜉蝣特的目光在熊人有些颤抖的手掌上停了一瞬,然后在森林幻想一干人员疑惑的注视中停了下来。

    淤泥状的塑形菌瞬间涌现,组成了一把包裹手臂的苍白长剑,狠狠砍向了身侧的墙面。

    熊人暗暗测试墙面强度,是出于与人相处的习惯,蜉蝣特毫吴顾忌的测试,是因为缺少与人相处的习惯。

    从效果上来说,熊人的测试是有保留的,而蜉蝣特则是全力施为。但是两人获得的结果却是相同的。

    如同金属碰撞的清脆声响中,蜉蝣特的长剑出现了裂痕,而平整的墙面,依如先前的平整。这种情况让一直显得像是在逛街般镇定的秋羽,也不自觉的从嘴里轻吐出了一个含糊的音节。

    “这条过道是做什么的?”

    虽说对秋羽有一些信心,但是对于知道法则中的死亡等于现实中死亡的熊人来说,只发现了危机后还能继续平静下去是不可能的。而现在,光是这条坚固到即使出尽全力也破不开的通道,就足以让他突破无法平静的临界值。

    “哦,我也没想到这里居然这么结实。”

    “奇怪了,一直以为只是普通的通道,谁知道这里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应该用来限制三眼怪活动空间的战场吧?”

    “是战场的话不可能不设置点武器啊,可是你们看,这里完全看不到有什么隐藏武器的地方。”

    “而且转送器关闭的话,这里根本就是条死路,三眼怪物进不来,有什么必要修得这么牢,别说,这东西比钛合金硬多了,花的钱肯定不少。”

    没有得到答案,反到是森林幻想的人像是第一次发现问题般,展开了热闹的议论。熊人本打算即使动用一些强制性的手段也要让他们开口,但是在看到周围人毫无做作表情的讨论后,最终还是把目光停在了秋羽身上。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在这里地方,我们就像被关在笼子中的野兽,生死只能由别人支配,所以你猜到了什么都请告诉我。”

    就表面上看,这里姑且还算是森林幻想的设施,所以在心态方面,同样的事实让他们远没有熊人那样的紧张。但熊人那严肃的口吻让他们感受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因此纷纷停止了讨论,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那个宠物般的躯体。

    秋羽继续向前飞去,“我不能肯定,如同你所言,对现在的情况只有猜测。”

    熊人立刻举步更上,即使秋羽什么也不说,但这种坚定前进的方式已经让熊人安心了不少,但这还不够,“那么就如我所言,把你的猜测告诉我。”

    “这里是街道。”

    “街道吗?就是说是用来让我们习惯性走下去的路线?但既然已经有吸引注意力的街道式设计,干嘛还要把街道四周全封锁起来?”

    “一般来说,有了街道,向前行走的人就不会胡乱闯进小区商店什么的,但也不排除有那种好奇的人特意乱跑而造成问题,所以,对付这些人最好的方法不是封闭建筑物,而是封闭街道。”

    “难道说……”

    熊人猛然转动脑袋,狠狠瞪向周围的森林幻想战士,大有随时动手的趋势。

    “没事,就算要对我们动手也不是他们的任务。”

    如果说秋羽的这句话让森林幻想一干人难以理解,那么下面的话则使他们完全不明所以了。

    “某些人这么大费周章,如果只是造个杀人陷阱未免也太浪费了,可就这么把士官以上的人集中到这个本该完全封锁的核心地点……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不希望我们被三眼怪杀死……但光是这样的话,由他们来先一步杀死我们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而这又和现在的实际情况相矛盾……”

    秋羽加快了飞行的速度,以至后面的一群人得跑起来才追得上。

    “不能让我们被三眼怪所杀,但也不能……至少现在不能杀我们,大概是我们还有利用的价值吧。所以前面一定有着等同于我们利用价值的答案在等着我们,我比猜测还是自己去听吧。”

    “我还是想……”

    “我真的无法确定。”秋羽打断了熊人的再次询问,“因为那恐怕比你我所能想到的都要离奇,哪怕仅仅是全部事实的一小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