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科幻 > 毁灭游戏 > 第三百五十章 退路失
    一秒记住【云轩阁小说网 www.yxgxz.com

    <script>readx();</script>    熊人和蜉蝣特已经不知道该对现在的情况发表什么意见了,只有秋羽,如同置身事外般,用着清冷的声音对已经详细得不能再详细的情报继续追问。

    “除了大众版的东西外,就没有点特别派送吗?”

    “什么是特别派送?”熊人脑子里想了很多东西,就是没有想到秋羽会问出这种问题。

    “你觉得他们这么配合我们,问什么就说什么是出于什么原因?”

    不但是熊人和蜉蝣特,就连两个杂牌精英也被秋羽的话弄得有些莫名其妙。而秋羽也没有期待有人会回答这个问题,径自说了下去。

    “他们两个和森林幻想的其他人不同,被他们拉进地下城市中的人都是组织中的普通成员,以核心成员的身份,根本就不需要和他们解释什么。但是其他地方的人不同,要想拉人进来,多少是需要费些口舌的。对于自己现在的尴尬处境,他们拉人进来时的话必须要满足以下几个条件。”

    “第一,不能撒谎,不然在现在这个特别容易让人激动的情况下,很容易让自己丧命。”

    “第二,必须说出可以吸引到所有人跟自己走的内容,因为他们绝对不会浪费每一个可以给自己带来生存希望的人。”

    “第三,言简意赅。很清楚外面危险的他们,一定不愿意呆上太长时间。”

    “第四,就如同他们因为组织背后那个神秘势力的情报而产生依赖性一样,这些被拉进来的人,他们同样希望能有一定程度的控制力,至少也让其依赖自己。”

    “第五,因为第四点,以及组织高层并没有让他们封锁消息,所以,视这些核心成员各自对信息重视度及理解的不同,会被说出来的东西也不同。”

    “将这些条件交织在一起,就是我们能听到现在这么多东西的原因……虽然因为催化剂的存在,我们比其它任何地方的人都多知道了那么一点。”

    “好吧。”熊人狠抓着脑袋,“虽然知道问了也是多余,但我还是想知道催化剂是什么?”

    “这个催化剂是化合物哦。元素之一,这里是安全的地下城市,有足够的时间给我们聊天。元素之二,他们的小命在我们手中,多说一些的话,可以让我们明白,双方并不是敌人。元素之三,因为那个神秘组织没有让他们必须隐藏某些情报的命令,在对我们说出全部情报时,他们并没有任何压力。”秋羽停了停,用着微带笑意的目光在两名杂牌精英身上扫视了一番,“元素之四,因为他们两个都是聪明人。额外说出的那一小部分只属于他们的经历与猜想,是他们觉得应该告诉我们。从他们的角度看,比起和那个控制他们的神秘组织,还是和我们这些同坐一条船的人更亲近些。”

    “会当着我们的面说这些,就是说你认可了大家在一条船上的事实吧?”

    点火者心中巨震,但是尽量保持着语言的平静。既然力量已经明显弱于对方,那么就只能在聪明程度和气势上找回,否者蚂蚁和大象相处是什么结果,法则世界中已经有过无数次的验证。

    秋羽摇头,“那就要看你们能不能拿出让我们愿意和你们同乘一船的资本了。”

    “刚才不是……”

    秋羽摊手,“我不是说了吗?刚才那些信息本身就是大众化的东西,随便找个你们组织中的其他人,也同样会毫无保留的告诉我们。至于那些转送器的情况,你们提供的只是谜题而不是答案,你们看,在这个错乱的城市里,最不缺的就是谜题了。”

    点火者沉默了。刚才说出的那些东西,换做是自己的话,已经巴不得抛弃掉一部分,好让未来的道路变得更简单一些。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居然在听了那么多如同迷宫般让人深陷其中的消息后,还能表现得就像是吃了一小块美味的蛋糕后,伸手再要般的理所当然与轻松。

    但自己手里的蛋糕并不多,远远没有达到可以和他胃口相拼的程度。如果轻易的交出去,自己的生命安全到底能不能保证就很难说了,所以,必须计划好剩下蛋糕的使用方法……

    点火者是这么计划的,但是他的搭档却比他预计的还要聪明一点。在他想着和秋羽几人博弈的同时,灰肤人却把他也作为了博弈对象。

    杀鸡儆猴,不需要两个负担之类的想法在灰肤人的脑海中快速滚动着。他既不希望自己成为情报拷问时的鸡,也不想要成为被干掉的负担之一。虽然不是说出全部东西,就一定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但是一个合作者,特别是还能持续获得组织中后继情报的合作者,怎么也要比装硬汉或者耍小聪明的人容易活命一些。

    “我们还通过自己的渠道,知道了创造者公司的王牌,星夜也进入了这里。”

    听到灰肤人的话,点火者感觉一股血直往头顶上冲,狠狠瞪了前者一眼后,赶忙抢道,“连他们驻扎的位置我都很清楚,那里刚好是我一个兄弟负责的区域附近。”

    这已经是个相当不错的蛋糕了。要知道,星夜虽然没有黄昏旅那么热血,没有星空骑士团那么乐于助人,但为了创造者公司的口碑,还是时常会帮助一下视线范围内的人。所以,如果躲到星夜所在的区域附近去,说不定能把生存率提高到整个地下城市中的极限。

    但让两名杂牌精英摸不着头脑的是,在提到星夜的驻扎地后,眼前几人都是一副古怪的表情。虽然看不出具体的含义是什么,但至少可以确定,绝对和高兴扯不上半分关系。

    “星夜的话,还是算了吧。”秋羽以无奈的表情长叹了一口气,“刚才在来的路上,正好看到他们在和那些三眼怪战斗。有没有全灭我们不知道,反正就算还有几个活着,也多半是自身难保的状态。”

    星夜与自己同在,是两个杂牌精英能镇定的最大保障。猛然听到这个消息,虽然觉得眼前的人没有骗自己的必要,但还是抑制不住确认的冲动。也不管过大的动作是否会带来误会,双双打开了通讯器,一分钟后,两人脸若死灰。

    通讯器的那一头,只是对他们说星夜在一个多小时前离开,到现在都还没回来。但仅仅这样,已经足够他们相信秋羽的话。

    “怎么办?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点火者身体颤抖着看向了秋羽。

    灰肤人抵在他脑袋上的抢已经被秋羽拆了,但他手中的枪还抵在灰肤人的脑袋上。因为颤抖而使得手指不停在扳机上弹动的动作,给灰肤人带去了相当大的压力,以至灰肤人额头上浮现了一层淡灰色的冷汗。同时,心里总觉得点火者是为了刚才事想要借这个机会报复自己。

    “这东西太不安全,还是我拿着吧。”

    熊人很清楚,竞争带来的实惠比垄断大,还真怕点火者抖着抖着就一枪嘣了灰肤人,所以上去把爆弹枪捏到了自己的手里。

    “别来这套,不知道星夜来这里之前,你们都是这副等死样?”

    无事可做的蜉蝣特也不怕这两人玩出自己应付不了的花招,抱手站到了一旁。

    “其实中间还发生了一件事。”点火者停顿了足有十秒,就像下面的事光是说出也需要用很多时间来积累勇气,“这个地下城市里没有身体寄存处,也没有沉眠旅馆。”

    “这里是用来战斗了,没有让身体闲置的地方也正常啊……”灰肤人说到一半,语气突然变得艰涩起来,“如果强行退出,这个身体就会烂在某个角落里确实是一件麻烦的事。”

    要是目前的情况真涉及到现实的死亡,丢个身体就能解决问题明显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可灰肤人的语气和所说的麻烦完全不在一个程度上,就连蜉蝣特都听出他是想到了什么,但是下意识的回避着不愿说出。至于他是在回避什么,还真不难想。

    “丢个身体?你觉得有那么简单?我刚才可是试了强行退出的,结果我现在还在控制着这个身体……我们退不出去了啊。”点火者情绪几近失控。

    “哦,什么时候试的?”秋羽依然是一副局外人的轻松表情。

    点火者下意识道,“就是刚刚被枪指着脑袋的时候。”

    “你做事还真果断。”灰肤人终于明白了自己和这个前辈的差距。自己在害怕着死在这个诡异的城市中时,又抱着万一那是错觉的想法,舍不得遭受强制退出的惩罚,而这个前辈居然能那么果断。另外,强制退出法则世界除了几乎等同于死亡的惩罚外,还需要一分钟的退出时间。但别说一分钟,自己一秒种都没发现他有丝毫异常,其掩饰功夫简直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还不算,要是自己知道了不能退出,恐怕当场就得崩溃,可是这个家伙,居然直到听说星夜被干掉了才开始挺不住。

    (变态,十足的变态……等等,还有比他更变态的人。)

    灰肤人把注意力投到了秋羽身上。

    (那人是怎么回事?旁边那两个人的已经开始动摇,他到底凭什么这么镇定。)

    秋羽如同知道灰肤人的想法般,“因为我早就知道退不出去了啊,再坏的消失,多听几次总会麻木的。”

    “看你一直以来的轻松表情,也不像是被退不掉的事影响到过吧?”灰肤人开始乱抓希望。

    “看他的样子,多半是在现实中到一定的时间有人帮忙断开连接。”点火者再次展现出比灰肤的的优秀。

    “这么说,我也能得救啊。”灰肤人脸色露出了不自然的笑容。

    “你一会儿就能离开了?”点火者神色严肃起来,“如果你能离开这里的话,能不能拜托通知下我的家人,让他们也帮我断开连接。”

    “没问题,等七天后到开学时间,我老爸来断开了连接,我就马上通知你的家人。那么他们的联系方式……你这是什么表情,我真的会帮你的。”

    熊人略带羡慕的看了眼灰色肤人,转头对秋羽道,“这家伙已经精神失常了吧?”

    “不,只是在用另类的方式放松。”秋羽认真的看着熊人,“你也可以试试,很有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