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科幻 > 毁灭游戏 > 第三百三十四章 众生乱
    一秒记住【云轩阁小说网 www.yxgxz.com

    <script>readx();</script>    熊人已经一次次见识过罪的强大,但那些强大都是只要有资源就可以轻易堆叠在一起的东西。直到这次,熊人才真正清楚,罪的强大是属于法则世界顶级战斗高手的强大。

    拥有数量众多的强大道具和能力——红色的对攻击拦截光线,给秋羽使用的强大狙击枪枪,在对方无所觉中便剥夺生命的神秘天枰。

    对道具力量的扩展性使用——因为好用而被无数人使用着的生物胶,从来都是作为胶水而使用,没人会想到还可以将他们放到空中……不,要说没人想到倒还不至于,不过,在想到后还真能将它们放到天上去的,就连法则世界的传闻中也还没出现过。

    除了这两点,最难得的是罪还有着极高的战斗智慧。

    从布出生物胶开始,战斗的节奏便已经在罪的掌握之中。因为,只有对方先一步使用远程攻击,才会对被自己造成的遮挡视线的烟尘无所防备,主动进入罪布下的陷阱。

    另外,狡猾的恶魔,明明有着可以轻易碾压对手的力量,却似乎连星夜的谨慎也彻底继承。发现远程攻击被罪完全防御后,还专程绕了一圈从背后发起攻击。

    但这样的谨慎似乎也同样在罪的算计当中。比起正前方的生物胶网络,明显后面的要更密集得多。

    那种对自己绝对自信的人,如果确定敌人会从后方发起攻击,一定会把所有力量全部集中过去。但看罪现在的布置,却是在确定敌人会从后方攻来之余,还在前方保留了一定的力量,以防止意外出现。

    这个表面张狂到极点的少年,也有纤细如尘的一面。

    “这个东西够牢吗?”

    蜉蝣特看着不停挣扎的人形空白区域,显得有些担心。作为一个把自己手中力量研究到了极致的达人,这也意味着蜉蝣特其它方面知识的贫乏,所以跟眼前的生物胶不是太熟。按他所想,应该趁隐形恶魔还能被束缚住的现在抓紧时间攻击。可是捕捉到目标的罪没有动作,蜉蝣特也不好做什么,毕竟在他从未组过队的观念中,谁先抓到的东西就算谁的,绝对没有出手抢夺的道理。能出声发表意见,已经是种相当不把自己当外人的表现了。

    “应该没问题吧。”此刻的熊人处于相当迷茫的状态。很多东西都已经进入了他所不知道的境界,但为了回应蜉蝣特询问的目光,只能硬着头皮在可以确定的部分发表意见,“这个胶本身的分子间连接相当紧密,以至在渗入其它物体分子间的空隙后,依然从整体上保持着稳定的连接,算是捆绑加渗透破坏双重属性。要想挣脱,除非把接触到生物胶的装备全部脱掉,可是现在被捆了好几百圈,里面的恶魔就是想脱装备也没办法的。”

    在熊人说话期间,随着恶魔持续的挣扎,裹到他身上的生物胶已经由丝的程度变成了一张细密的网状。虽然束缚是越来越多,但是被紧紧沾着的地面却随着恶魔的每一次挣扎剧烈跳动着。这个架势熊人即使不担心生物胶上出问题,也要担心地面被恶魔连钢筋带水泥全都扯起来。

    “我说,到底在等什么?”

    罪迟迟不发起下一步的攻击,让熊人不得不担心。谁知道这个扭曲少年是不是有范了什么病,例如想看看猎物催死挣扎什么的。但电影里,这样的人往往是都会因为给予敌人机会而被干掉。熊人可不想自己被罪的扭曲性格牵连。面对危险时,还是少玩心跳才能活得长久。

    面对熊人的问题,罪反倒看向了一直低头思考的秋羽。

    感受到罪的目光,秋羽抬起头来,缓声道,“只有一个。看来这些恶魔对于力量的有效使用率相当重视,认为来一个就能干掉我们了。”

    “嘿,一个就想干掉我?”罪直接忽视了那个“们”,声音中带着被侮辱的怒意,“干掉这一个以后,会吸引更多的猎物过来吧?”

    熊人立刻明白了罪迟迟不动手的原因。要是按秋羽所说,这些恶魔之所以只来一个,是认为干掉自己几人一个就够了。那么等发现派来的一个并没有完成任务后,说不定真会来更多。

    光是一个就已经让自己几乎死了一回,多来几个那还得了?不过随之而来的问题是,罪怕杀死一个后会引来更多,怎么就不怕把这个恶魔囚禁住后,他半天挣脱不了会出现直接求援的情况?

    熊人脑海里一瞬间闪过诸多可能后,心中一惊,一直未曾离身的浮游顿被收束得更紧了几分。本想多看几眼那个人形空白,以寻找一些可以支持自己猜测的证据,但是又怕自己的举动带来难以预计的后果。

    法则世界的战斗,永远都不可能出现拿刀对砍,谁力量大,谁耐打一些,谁就能获得胜利的情况。在使用着固有空间力量把战术丰富到几近无限之时,即使身在战场中,也很难知道现在的一言一行是否也是战术中的一部分。

    对应现在情况,熊人所能想到的最大可能是,被生物胶抓住的那个东西并非恶魔本体,只不过是一件恶魔为了吸引几人注意力而投出的诱饵。所以,发现了这一点的罪并不直接点破,而是将计就计,利用现在的短暂和平一边向秋羽咨询担忧的问题,一边不着痕迹的寻找着恶魔真身所在。

    “这个还不能确定,但可以确定是,你不干掉这一个,我们就别想走掉。”秋羽说话间,拿出绣花针在手掌上敲动着,绣花针每次与手掌接触时,针尖所指的方向都有微小的偏移。

    就算星夜的隐形装置连罚的精神力探测都能够欺骗,但在秋羽感知蔓延的作用下,那片被敌对生物恶意排斥开的空间简直比太阳还要刺眼。

    对方认为自己的战术和真身位置还没有被识破,这是他的劣势。但秋羽虽然发现了他,并且也从罪里眼里确认,罪读懂了自己的意思,可是光用针尖指个大概位置,就想让罪准确进行攻击,本身就有些困难,何况这个恶魔居然谨慎到了不停移动的程度,这导致秋羽无法把敌人的劣势直接转化为自己一方的胜势。

    虽然被秋羽评价为把细节运用到了极致,但是这改变不了罪的战斗风格。罪不怕和敌人斗志斗勇,但却缺乏足够的耐性,再加上如果秋羽拍针的动作再作得久一些,不排除对方发现自己的位置被掌握后,从被动反转为主动。

    在秋羽的针再次落回掌上之时,呈六边形扩散的精神屏障如同一面向前扫描的光屏般,向着针尖所指方向划过。预料之外的情况让恶魔措手不及之下,没有来得急回避,直接受到了精神屏的撞击,其准确位置在光点飞溅中被清晰勾勒而出。紧随精神屏障移动的罚以特殊频率快速震动着手臂,因为太快而且幅度不大,看起来就像手臂突然增粗了好几圈。依然阻挡在前方的无数生物胶球体受到震动影响,以罪的手臂为中心,组成了一道疯狂旋转的漩涡。

    这是由无数条件交集而来的机会,一旦失败,所有优势尽数消失。几人中也只有罪敢抗得起这个压力攻击,但在敢做的同时,罪也确实有着敢做的资本。

    光是手臂上的力量就能造成龙卷风的效果,即使以法则世界的眼光来看,也算得上是非现实程度的力量了。而且这次攻击先用生物胶卷向恶魔,接着是制造起这次龙卷效果的拳头揍上去,这样的攻击让正面感受过罪一击的蜉蝣特也不由生出战斗即将结束的错觉。

    说法则世界的战斗复杂无比,那是因为有着将战斗复杂化才能取得胜利的必要,但是万物没有绝对,在某些与时间赛跑的机会面前,往往简单才是发挥最好效果的途径。这是一次让罪蓄势已久的偷袭,只需要追求破攻击力的最大就足够了。

    浮游特和熊人都不怀疑罪的这一拳会比自己所能拿出的最大攻击力差,所以并没有考虑罪还有什么后手。可实际上,无论是罪的攻击还是恶魔的反击都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眼见生物胶的漩涡已经将恶魔笼罩,但随着一声刺耳的音啸由恶魔处响起,生物胶的漩涡如同撞在礁石上的浪花般,不但再无法存进,反而回卷向后紧随其后的罪。

    罪手臂的震动频率再次加快,一圈圈如同高温烧灼空气的扭曲以罪的身体为中心向四周蔓延开来。仿佛连空间都因为受到他的影响而震动。回卷的生物胶接触到这片震动的空间后,化为了一滴滴肉眼难见的水雾飞散向四周。罪力带千钧的重拳继续毫无停顿的挥向恶魔。

    一声金铁交鸣中,罪的拳头确实击中了某物,巨大的冲击力让罪脚下的地面出现了向后蔓延的无数裂痕,而本该毙于这一击的恶魔不但毫发无伤,就连它身后的地面也没有出现明显的破损……

    罪的必杀攻击不但被恶魔防御下来,似乎就连力的相互作用也被罪独自承受。比起传导到地面的力量,明显罪身体承受的力量要和破坏要更大一些。

    已经表现出了惊人战斗智慧的恶魔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已经不再是对隐形的追求,一门漆黑的炮口如同巨蟒般,从罪斜前方四十五度的虚空中一点一点探出。本无生命的金属造物因为这样的出现方式,带给人一种如有生命的错觉与强大生物特有的鲜活压迫感。

    受到它压迫的不止是立于炮口之下的罪,就连处在几十米之外的熊人和浮游特也浮现了致命的危机感。两人想逃,至少是离开破口所指的直线,但是受到某种难言的气机锁定,却连一步也无法迈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