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科幻 > 毁灭游戏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猎杀1
    一秒记住【云轩阁小说网 www.yxgxz.com

    <script>readx();</script>    “发生什么了?”

    “我们这是胜利了,还是全上了天堂?”

    “有这个样子的天堂吗?”

    “大师,您在哪啊,看不到您我不安心啊。”

    “别乱糟糟的,这样受到攻击,我们就得全军覆没。”

    “虽然我不想吐槽,但是总觉得大师给我们带来了大麻烦。”

    “当兵的最好快点弄好你们的队形,我感觉这里是个相当危险的地方。”

    “连天都破了,不说我也知道很危险。”

    还是经常被监管者扔来扔去的空间转换,只是秋羽三人是先被转移到这里几秒后,这支杂牌队伍才跟着出现在了身旁,然后就是一片如同闹市般的嘈杂。

    苏昊叹着气走去过进行整顿。司马天智找了个空地独自站着,虽然从样子上看是在观察周围,但大多数时候,目光都游移在人群中。

    只有秋羽最不用为自己的同伴担心,能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投入到对环境的观察中。

    这场游戏实在有太多出人意料和无法理解的地方。人类也许能适应一切的环境和情况,但唯有这两点,永远都不可能会习惯。即使是秋羽也同样如此。

    在进入这层空间之前,秋羽已经无限开放了自己的想象力,不管一片虚空,或是天堂地狱之类的景象,还是常规的未来城市造型……全都有考虑到。秋羽甚至信心满满的认为,不可能再一次出现自己预料之外的情况,但这个情况却还是出现了。

    在秋羽的预计中,确实已经把人类想象力范围里的所有景象都考虑了进来,但最终却输在了被本能忽略的盲点上——周围的环境就是一座普通的城市景象,一座有着高楼大厦,公路店铺的普通人类城市景象。

    监管者的玩笑,幻觉,人类是命运眷族的分支……一个又一个的可能迅速出现在秋羽的脑海里,但又被迅速的一一否定。

    不过秋羽也不是全无头绪,虽然城市的样子实在挑不出丝毫问题,但是大部分的天空,却完全不是地球上的正常天空。

    蓝天与白云只存在于头顶的小部分位置,犹如一块块悬挂在漆黑穹顶的亮丽色斑。但仔细看的话,漆黑的部分也不是绝对的黑暗,而是有着一条条暗淡的光色轨迹,仿佛是不同时间段拍摄的相片结合在一起,把点状的星光拉成了线状。

    李凝风最先挤到了秋羽身边,“这里没有人,天上又全是窟窿,难道说,我们已经失败,人类被彻底的毁灭了?”

    “我们已经尽力了啊。”秋羽满是莫名的悲伤意味,“比起你这个在第三场游戏结束前一刻挂掉的幸运家伙……我经历了上百场艰难的游戏,最终还是无法挽回人类被毁灭的命运……”

    “啊!到底怎么回事?现在的我是什么?”李凝风的表情瞬间由玩笑变成了惊恐。

    “你嘛……”秋羽带着悲戚的目光凝望着李凝风,“你是我用二十万点生存点复活的……把所有的生存点全都用光了啊……我们已经是地球上最后的人类了……”

    “……”

    李凝风清晰的听到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心脏跳动的声音,微风吹过空无一人的城市的声音,还有,世界一步步走向灭亡的声音……

    在世界灭亡的脚步声中,钱笑走了过来,先望了望秋羽,又望了望精神恍惚的李凝风,再次把目光转向秋羽,“我说大师,这家伙怎么了?”

    “哦,这个……”秋羽挠头笑道,“不知怎么的,刚才听了他的话,不知不觉就配合他表演符合现在氛围的动漫剧情了。”

    李凝风一愣,迅速反应过来,“呜……不带这样整人的。”

    “你认为我这是整人吗?”秋羽摇头轻叹,“作为一个武术家,必须要有即使面对世界毁灭,也绝不动摇的坚定心态。心可是比力量更强大的东西,因为再强大的力量都必须要由心来驾驭。比起你现在拥有的力量,那颗脆弱的心实在让人失望啊……”

    李凝风拼命的点着头,“是这样吗?原来是你刚才为了教我身为武术家所欠缺的心啊!实在感谢了,果然如凝霜所说,我还差得太远……”

    “你们两个……”秋炎从虚空中迈了出来,“不要每次都用相声来作为危险游戏的开场。”

    “我倒觉得小李是无辜的,每次和大师的相声,他都参与完了还不自知。”钱笑撮着下巴,“不过,总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大师这么做是为了引您出来啊。”

    钱笑的话,让秋炎正打算再次迈入虚空的脚步停了下来,在原地静静的低头思考了片刻后,终于没有继续迈出这一步。而是踩过钱笑的脚,向着青丘走去。

    钱笑龇牙咧嘴的为痛呼做足了准备,可是几秒后,嘴里出口的话却是,“诶?怎么不痛?”

    “不痛说明秋炎觉得你没有说错话啊。”

    “这不是说明……”突然被钱笑捂住了自己的嘴,对秋羽皱脸道,“您非得让我说错一次话才安心吗?”

    “实在没办法理解你们这种轻松到过份的xing格。”奥多尼奥走了过来,“能先说说现在的情况吗?”

    秋羽点头,“简单的说就是,我们开始了一场更换了主办方和场地的新游戏。更详细的说明应该马上就有人会来作出。”

    “所以吾才想就尽快换个监管的文明,靠头脑战斗的文明总是让吾很不喜欢。”

    头顶那片仿如破碎的天空,突然被一张巨大的青色光屏所遮盖,屏幕之上显示着一幅巨大,但依然看不到边缘的城市平面地图。

    “吾先申明,现在是因为两个脑袋有毛病的棋手,在规则上着必须弥补的地方,吾才勉为其难的继续出来跑腿……奇怪,说了这句话,反倒显得吾像在刻意解释一样。算了,先看看……这里是第十五空间,嗯……数据是……居然坏了一部分,得先修复……为什么到这个时候了还有这么麻烦的事……说明稿也没有准备,麻烦麻烦麻烦麻烦……”

    钱笑撇嘴指了指头顶,然后有指了指脑袋,做了个摊手的动作。

    “着什么急,反正这个空间的对手相当弱……”

    听着天上莫名其妙传来的这句话,钱笑飞速放下双手,“我们没着急啊?我们的对手真的很弱?”

    秋羽苦笑,“不是跟我们说的。”

    “不是跟我们说?那是跟谁说的?”片刻后,钱笑猛然醒悟过来,“头上那东西同时在和我们,以及我们的游戏对手交流?刚才是在对对方说我们很弱?”

    “弱就弱吧,反正已经弱习惯了。”李凝风以俯视的眼神仰视天空,“再说了,能被对手小看是件好事。不过……这东西居然迷糊到这种程度,即使是漫画里也罕见的天然呆。”

    秋羽挥手,“这可是一个比我们的监管者大得多的超级监管者,你们还是别这东西,那东西的乱叫。”

    “听到了很多让吾讨厌的话。不过就这种程度的话,还不值得吾生气。”

    天空中的城市地图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细小光点,即使这些光点很小,但是数量却相当之多,仅仅几秒后就差不多将整个遮蔽天空的地图彻底覆满。

    “这个空间的核位置是不固定的,现在标示出的是核曾经出现过的位置,以后也有很大几率出现在相同的地方,想要找到核的话可以多留意这些位置……具体的说明太麻烦,就这样吧。”

    天空再次回到了支离破碎的状态。

    “……大师,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是核,刚才那些密密麻麻的位置您记忆下来了吗。”

    “那东西实在是……”秋羽深深吐出一口气,“我也在指望着它说明什么是核啊。至于核的位置,那需要记吗?根本就是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出现。”

    “差点忘了。”天空再次被青色的光芒遮盖,“有人要吾隐讳的告诉你们,这个城市的形态并不固定,而是由思维纳米机器人根据身处其中生物的习惯xing场景,实时构建的。所以只要发现场景出现了不熟悉的感觉,就说明周围有其他文明的生物接近……你们看看,这么长又这么复杂的信息,怎么可能有办法隐讳的表达。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虽然吾现在的身份是一个裁判,但似乎所谓的人xing化,就是指不能做到绝对的公平。为了体现吾的人xing化,再给你们一个比刚才那个更有用的提示好了——别惧怕死亡。”

    看着再次恢复到破碎状态的天空,奥多尼奥最先打破了众人良久的沉默,“就xing格而言,这个监管者和你们差不多,所以你们能明白它的表达吧?”

    “提示已经够多了,这局游戏是在看双方的棋手谁能最先把核送到棋子的面前,这让我们有些处于劣势啊。还是得先让你们了解现在的情况才行。”秋羽挥手叫道,“智者大人,作为队伍的头脑,能对大家作些简单的说明吗?”

    听到喊声,司马天智抬头看了眼秋羽,然后又把头埋了下去。

    秋羽倒不意外这种情况,刚才就已经发现,司马天智那些二层的手下一个都没有出现。预计之类的力量被剥夺,确实很打击他的积极xing。

    秋羽再次挥手叫道,“再不快点行动,说不定你的手下们会全灭哦。”

    “你的意思是?”司马天智在半秒的思考后,回答了自己的问题,“他们也进来了,只是没和我们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