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科幻 > 毁灭游戏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命运的游戏4
    一秒记住【云轩阁小说网 www.yxgxz.com

    <script>readx();</script>    “我倒想知道,头的智慧在你看来,应该是哪个程度。泡*书*吧()”

    奥多尼奥不管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在无关紧要的地方浪费功夫,既不会吐槽也不会开玩笑,也许从这方面来说,他是一群人里,最可能和司马天智合得来的人。而清楚这点的司马天智也认真的作着回答。

    “这个嘛,因为我还没有见到过其他可以作为对比的人,所以暂时没法给出具体的判断。”停了停,觉得这个话似乎太过长秋羽威风了,所以司马天智又作出补充,“我的意思是,因为还没有见过更多的厉害的人,所以不能确定他是不是超越了踏入神的领域的程度。”

    “那个……”

    见李凝风又再一次开口,司马天智连忙一本正经的转向了秋羽,“你刚才说过,没什么时间了,但是却又花了这么长时间来解决我这个不稳定的麻烦,我想,下面的事应该有需要我全力帮助,或者不能拖你后腿的地方吧?”

    秋羽转身环视周围,刚才仅仅是自己一群人围在边上,而现在,三层游戏参与者也已经按赖不住,毫不掩饰的聚集在了距自己不远处。

    “其实不只是你,我希望在我作出说明时,所有人都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钱笑再一次感受到了不安,而且是在面对蜥蜴人、彗星文明和海怪时,都未曾达到的程度,“大师啊,您不会想告诉我们说,您是对方文明的间谍,这是在带我们去送死吧?”

    “呜……你是这些人里相象力最丰富的一个,居然被你猜到了啊,那么剩下的事就好说了……”

    “行了。”苏昊苦笑着走过来,打断了秋羽那让人毛骨悚然的话,“你的同伴知道你是在开玩笑,我的可不行,要是你再这么逼真的说下去,说不定谁就拿枪射你了。”

    “不。”秋羽突然正色道,“我开这个玩笑,就是想确认你这些同伴的心理素质,如果我开的这个玩笑都会让他们拿枪射我,那么我下面要说的内容一定会被他们打成马蜂窝的。”

    苏昊的苦笑凝固在了脸上。就像他能听出秋羽刚才是开玩笑一样,现在他也能听出秋羽的话是认真的。可是他实在无法想象,秋羽到底是什么样的计划,才能让自己手下的人比听到他真的是对方的间谍更加激动。

    “哦,还有。”秋羽对苏昊的刺激还没有仅止于此,“我说的话可能会让你的手下们完全听不懂,但是我不打算去一一解释,稍后他们有什么疑问的话,只能由你把自己听懂的部分解释给他们听。”

    激将法这个词用在这里会相当贴切,虽然这些三层的游戏者并非都是将领级别,但是现在最接近秋羽的一圈,却多多少少都能和将字挂上边。这些人在现实世界不说叱咤风云,也绝对不会辱没了将领二字。现在却被秋羽当作白痴一般看待,与心理素质无关,这是一种荣誉上的侮辱。

    但秋羽认真的表情,比起用激将法,倒更像是在说一种事实。这让他们中没有人发作得出来,气氛陷入了诡异的尴尬中。

    苏昊头疼,相当的头疼。但他偏偏是最清楚秋羽恐怖思维能力的人之一,知道既然秋羽一再刺激人,说明不打好底,后面突然的刺激真的会有些麻烦,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帮秋羽分担一点,“咳,说吧,能听懂多少算多少,反正我们一路上都当路人已经习惯了。”

    “你们还记得在上一场游戏结束前,强到把监管者当玩具耍的那个生物吗?”

    苏昊愣了片刻,随即意识到秋羽已经开始了说明,叹着气退到了一旁。

    秋羽还真没蒙人,第一句就让自己既震惊又听不懂。偷眼向司马天智瞄去,见他也是一副茫然的表情,苏昊才觉得心里稍微好受了些。

    “就是把您忘了也忘不了他啊。”钱笑夸张的叫了起来。

    周围一群人如同缺氧的金鱼般,嘴巴不停开开合合,虽然有秋羽事先就做过,不会对他们不懂的地方进行解释的申明,但在过于惊人的言语下,任何人都无法彻底压抑下自己的好奇心。钱笑的这次大叫如同一个点燃炸药的引线,也有人跟着叫了起来。

    “对了……”但再秋羽再次开口时,所有的声音又在瞬间全都停了下来,“以我们为主角的,关于第二场游戏的电影,在这次胜利后就会和大家见面,只要支付一定的生存点,你们就可以知道一切。到时候只要把我现在说的话和电影内容一对比,就能消除所有疑问了。”

    司马天智继续茫然着。他是这里除了秋羽他们,唯一一个参与了第二场游戏的人。并且在和秋羽他们第一次碰面时,用记忆回溯了解了他们之前的所有遭遇。如果说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情况,只有在分开后到胜利前的十几分钟时间。

    这样看来,要对十几分钟的情况作说明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可秋羽居然拿这个来卖生存点,而且口上说的是一部电影,实际上一切的答案不过只是在电影的大结局处……这个恶劣的坑人方法,真的是一个打算做好智慧上的防御,要完美借助所有人力量的智者应该干的事吗?

    秋羽根本不管这些军队精英的怪异表情,又立刻转回了只是专门针对钱笑几人的话题上,“那么还记得,他当时有些话被未知的力量隐去了吧?你们知道那些话的内容吗?”

    钱笑皱脸,“您都说了被未知的力量隐去,我们怎么可能知道……”说到这里,不但钱笑,连九尾和奥多尼奥几人的眼里,也突然出现了恍然大悟的惊讶神情,钱笑更是发出了颤音,“难道说,您知道?对了,您的能力,您的能力的话,一定会知道。”

    “说是一定的话也不见得,也许连当时的情况也已经是被命运安排好的。各种怪物和拥有各种力量的怪物有很多种,偏偏来的是他,所以我才能知道他被隐去的话的内容。”

    “你是指空间的力量吗?”如同一直都在那里一样,秋炎在秋羽身旁显出了身形。

    看到这一幕的人,确实有种秋炎从始至终都在那里的感觉,似乎刚才没有看见她,是因为自己的注意力不够集中。

    而早就适应了这点的秋羽,毫不停顿的点了点头,“在当时的情况下,我的感知蔓延范围不超过十米。而虽然那个家伙看起来距离我们很近,实际上却是在很遥远的空中……我是说,物理上的实际距离确实应该是这样,但是他的力量却违反了实际的物理法则,一举一动都被纳入到了我感知蔓延的范围内。”

    “那么……被隐去的话是什么?”钱笑不安的看着天空中。

    不管隐去的话是因为那个生物本身的力量,还是这个游戏的法则,又或是其他力量。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个力量能在当时发挥作用,那么就能在任何时候都发挥出作用。虽然秋羽现在要说出来,就证明在秋羽的判断中,即使说出来也没有什么问题。但这仍然像是在挑战某种可以轻易决定自己生死的强大存在的权威。

    “是命运编织者的游戏。”

    “什么?”钱笑完全没回过神来。

    “是命运编织者的游戏。”秋羽重复了一次,“这九个字就是被隐去的内容。”

    钱笑又愣了半天后,脸上的肉一下子就垮了下来,“我说,这么重要的内容,您该准备下前奏,酝酿一下再说啊,怎么突然就出来了……这样不容易接受啊。”

    奥多尼奥的眼皮跳个不停,虽然他也相当不适应秋羽闪电般给出答案的举动,但越是这样,越得尽快问出自己关心的问题,“和我们现在的情况有关吗?”

    “关系相当大。”

    这个回答基本上和没有回答一样。在奥多尼奥整理着语言,准备再次开口时,却被九尾先一步问到,“命运编织者……是指这场游戏的创造者吗?”

    “不,监管者说过,那个厉害的家伙也只是一个游戏的参与者,既然他也是参与者,那不可能去站在置身事外的角度感叹我们的遭遇,所以,所谓的命运编织者,应该是和他一样的某个等级高得离谱的玩家。而命运编织者的游戏,大概是在说,在这场全宇宙参与的游戏中,命运编织者还进行着属于他自己的游戏。”

    “拥有编织命运种虚无东西力量的人吗?”司马天智绝对是一个无法降低自己存在感的人,“就字面意思上来看,应该是能影响别人选择和前进方向的人,所以多半是某个强大文明的统治者吧?”

    对于司马天智自信的分析,秋羽立刻就给于了否定,“如果单放在某一个国家来,统治者勉强可以称得上命运编织者。但一个国家再强大,也不可能完全影响另一个国家中每一个人的命运。所以一个异文明的统治者,对我们地球文明来说,不要说编织命运,恐怕就连引导命运到相当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