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科幻 > 毁灭游戏 > 第一百零二章 末世5
    一秒记住【云轩阁小说网 www.yxgxz.com

    <script>readx();</script>    防御型文明在成功赢得一场游戏后,可以用着比攻击型文明更高的科技进行反攻,但为了限制防御型文明在这一点上的优势,其文明的副本空间不是回到游戏前的初始状态,而是承受着游戏带来的伤与痛继续发展下去,如果整场游戏是惨胜,就那么一点点生存点来拼命恢复元气都不够,更不要说搞孤注一掷的进攻,毕竟对任何文明来说,生存都是放在第一位的。

    当然,防御型文明的副本空间按着时间线发展下去,也不是全是坏处,否则,完全无法想象随着游戏的进行下去,以后异文明的庞大舰队开到地球上空,2012年的地球如何作为游戏参与者借力的资本。

    但对于一开始没有想到这一切的秋羽来说,现在的情况无疑是糟糕的,与蜥蜴人的第一场战斗对副本地球的负面影响实在太大了,现在这个2082年的地球别说应有的未来科技,现在文明的发展程度能不能抵上1912年都难说。

    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那也完全是没有办法的事,即使知道了副本地球会在承受每一场游戏的灾难后继续发展下去。在面对蜥蜴人攻击的时,也不可能因为顾虑未来的发展就去制定增加当前风险的计划。

    总的来说,这场游戏真是名副其实的游戏,既要对游戏里的行为负责,又要对现实里的行为负责。

    如果在游戏里乱来,就不可能继续玩好下去。

    如果在现实里乱来,就会失去支撑游戏的资本。

    照现在的情况看来,游戏里的人死亡,他们没有后代继续存在是可以肯定的。而按监管者所说的规则来看,在现实里的人死亡,那么他在游戏里衍生的一切也不可能存在。

    游戏与现实的条件交替在一起,让游戏的难道成倍的上升,这才是防御型文明真正的意思——大半的力量都会被消耗在生存和发展的维持上,而不是对攻击型文明的反攻。

    “虽然不想打扰你,但我想请问下,我们是在天黑前冲出去,还是等到明天?”

    见到秋羽似乎在想什么重要的问题,杰克一直不好出声打扰,但实在没想到他这一想会想了十多分钟。就在杰克的焦急到达极限的前一刻,库仑却先一步等不下去。

    “哦……”

    秋羽回过神来,仔细观察着两人。

    此时的杰克已经把一直批着的巨大帆布斗篷取了下来,有着典型白人特征的面孔上,是黝黑的肤色。他的体格相当魁梧,大概能改两个自己,但这个魁梧看起来并没有踏实的感觉,肌肉也比较松弛,就像那些有着先天优势,后天却荒废锻炼的宅民。

    杰克整体的感觉看起来,已经不太像个健康的正常人,但即使是这样,比起库仑来已经要好上太多了。

    强化兑换没有让秋羽的力量提高多少,但观察力和视觉却有了很大提高,所以即使隔着一米多的距离,秋羽也能清楚的看出,库仑的身体上几乎没有太多的体毛,头顶上光滑得如同被专业的理发师精心打理过,但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种病态的光滑,仿佛是得了某种脱发的疾病,这一点从和头皮相接的脸部皮肤就可以看出。与头皮的光滑完全不同,他脸上的皮肤很老,甚至有些皱,而且还有着灾难程度的粉刺和大面积色斑。即使是那些特意制造惊悚特效的化装,也无法达到这种既可怕又恶心的程度。

    “现在地球上还有多少人……还有多少正常的人?”

    秋羽的声音很轻,但这个问题却让听到的两人感觉有些压抑。

    杰克认真想了很久后才作出回答,“有多少人说这个还真没办法说清楚,但如果你说的正常是是指没有受到辐射影响的人的话,就只有那些生活在高级避难所里的人,我估计不会超过10万。”

    “带我去你们聚居地看看吧……”

    又是长长叹了口气后,秋羽走向了那个巨大的背包,轻轻拖动下,包底摩擦系数极低的万向轮便带着包动了起来。

    “可是外面……”

    回应杰克的,是秋羽迎面扔过去的两把冲锋枪和几匣满满的子弹。

    “怎么来的,就怎么走回去,人类还会怕几只老鼠?”

    秋羽看似随口而言的话,却让刚刚还犹豫着的两人心中,突然涌起一阵几乎沸腾的灼热感。

    无需更多的言语,虽然没有开过枪,但却接触过的两人一边熟悉着手中的武器,一边默契的向前行动起来。

    杰克拿枪在楼口向下观察了一番,确认附近没有藏着的老鼠之后对库仑点了下头。

    得到杰克的确认,库仑将上来是收起的绳子抛了下去,一手持枪,一手握绳,飞快的滑下以后,立刻背靠墙壁,端枪对周围扫视了一圈,再次确认无危险才对楼上的两人挥了挥手。

    杰克顺绳滑下的动作,也专业得无可挑剔,唯有秋羽在将包推给两人接住以后,出现了短暂的踌躇。即使有着敏捷强化的底子,秋羽也无法作出他们那样的动作,好虽然在下的速度慢了慢了点,但没出什么丑。

    “希望这些老鼠识相点,别来自己上来找死。”

    库仑挥动着手中的冲锋枪,当先走到门口小心的观察了一番。

    似乎真的是害怕了,宽敞的道路上竟然一只老鼠都看不到。

    秋羽拖着包到门口看了看,当阳光撒到身上时,皮肤竟然一阵刺疼,而比皮肤更刺痛的是眼睛,明明只是在阳光之下看着地面,却仿佛是在直视太阳般难受。

    重新退回到太阳的光线之外,从包里翻出一瓶白色的药膏均匀涂抹在裸露的皮肤上后,又拿出了一副太阳眼镜戴上。整个世界在一瞬间如同自己的心境般,变得阴暗起来。

    在太阳下试了试,发现依然很难受,但至少不是自己无法接受的程度后,秋羽走到了死气沉沉的街道中,“那些老鼠也怕太阳吗?”

    杰克和库仑把秋羽护在了中间,“不,老鼠是少数几种敢长时间在白天活动的动物。”

    “那你们是怎么进来的?”秋羽拖着包,向库仑刚才所指聚居地的方向走去。

    听到这个问题,两人同时愣了片刻,在秋羽疑惑的回望中,库仑才一边紧张的观察着四周,一边把进来时的情况说了一遍。或许是觉得自己把一切都归结为运气有些说不通,所以在最后,库仑又特别补充到,老鼠是很聪明的,也许会平静的进到这里,是老鼠故意设下的陷阱。

    秋羽皱眉往天空中望了一眼,然后又一声不发的向前走去,跟着他的两人也因为太过紧张而完全没有心思说话。除了巨大背包在地上的拖动的单调声音外,整个世界安静得如同死寂的坟地。

    几分钟后,三人顺利走到了住宿区的边缘。

    眼看到了这里,库仑手中的枪虽仍然紧握着,但身上的紧迫感却少了很多,“过了前面那片空地就能到家。看来老鼠真的被你吓怕了,居然就这么把我们放了回来。”

    秋羽向前面看了看,却只看到了一片乱石堆。

    “我们的聚居地是个地下仓库,为了防守方便,地面的大半建筑已经被拆掉了。”杰克作出解释。

    “那如果听到这里有枪声,你们的人会出来吗?”

    虽然不知道秋羽怎么会有这个奇怪的问题,杰克还是如实答道,“我们两人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尽可能大的范围里进行预警,所以不要说枪声,就是我们的大喊,只要能听到就会立刻有拿着武器的人出来。

    “那就好。”

    秋羽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从包里翻出一个罐头。伴随着库仑咽口水的动作,将其打了开来,在高温的刺激下,异常诱人的肉香味迅速飘散而开。

    “你这是?”

    虽然两人还不至于以为这个珍贵的罐头是拿出来送自己的,但至少也该是秋羽自己吃。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罐头却被远远抛向了后面。

    秋羽松开了拉着的大包,双手紧张的握在银色突击步枪上,“我想要验证某些东西。”

    在这个年代,肉食罐头这种奢侈品,只有某些把持着战前生产线的大型组织,为了能长久保存食物才会少量生产些,所以,即使是绝大多数的人类终其一身也没有尝过一口,更不要说食物品质一向不高的老鼠。

    在罐头被抛出的一刻,因为惧怕或者其他一些原因,一直没有为难三人的鼠群如同凭空出现一般,三四十只老鼠从建筑群中的四面八方涌向了罐头处。

    这个数量的老鼠就是正常体型也足以在瞬间消灭小小的一个罐头,何况是这些变异的巨型老鼠。

    它们这次短暂的进食结束在了开始的一刻。

    意犹未尽的鼠群终于没有再次无视不远处的三人,毫不征兆的,鼠群突然便由静到动,飞速向着三人冲去。

    早已做好准备的三人,在鼠群行动的同一时刻便展开了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