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历史军事 > 南明第一狠人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天道好轮回(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吴三桂跑到了缅甸!

    当朱由榔得知这个消息后感到震惊不已。震惊之余他却是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在原本历史上,永历就是被吴三桂逼得走投无路,这才不顾李定国的劝阻毫不犹豫的率部逃到了缅甸避难。

    一开始缅甸国王对待永历的态度还不错,可那是因为他还不知道永历的实力。

    在弄清楚永历只有几千兵马后态度立刻冷淡了不少。

    但是至少还保持了基本的恭敬。

    可是好景不长。缅甸国王的弟弟是个野心家,在图谋已久后杀兄篡位。

    事成之后堂而皇之的派人前去永历的住处要求永历盖玉玺承认他的身份。

    永历心里自然对这种杀兄篡位的行为极为鄙视,但无奈寄人篱下只得选择承认新缅王的身份。

    新缅王见永历如此好欺负,便削减了永历君臣的吃穿用度等供应,并表示一应吃食都得来买。

    永历敢怒不敢言,只能忍气吞声的应下了。

    这还不算什么,最可恨的是在得知吴三桂大兵压境的情况下缅王大惊失色,决定献出永历以求自保。

    这便有了著名的咒水之难。

    虽然经历了一番挣扎,最终永历君臣还是被移交到了吴三桂军中,在回到云南之后永历、太子等人也被吴三桂绞杀。

    而在现在竟然是吴三桂被朱由榔赶到了缅甸,和原本历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反差。

    只能说这是天道循环,在原本历史上吴三桂犯下的罪行在这个时空用来还债了。

    李定国发来的奏报明确指出了吴三桂遁逃缅甸的事实,并向天子请示究竟该如何做。

    是率部追击呢还是先向缅王施压,要求将吴三桂等人遣送回云南。

    不得不说李定国这件事做的很是漂亮。

    朱由榔很清楚李定国是担心朝野上下会有议论,这才一步一个请示。

    请示再多也不会犯错,只要得了天子的旨意那么李定国不管是做什么都是对的。

    如今压力却是给到了朱由榔这边,该如何决断是他现在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如果站在历史全知全觉的角度来看,缅王其实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小人。

    其欺软怕硬的嘴脸在史料上多有所见。

    这样一个人既然在原本历史上可以为了讨好吴三桂出卖永历,在这个时空自然可以为了讨好朱由榔把吴三桂送回来。

    朱由榔觉得暂时没有发兵攻打缅甸的必要。

    明军现在的首要任务还是北伐,不宜消耗过多的精力。

    等到中原已定大明已兴,再可以考虑征服周边不安分藩属国的问题。

    朱由榔的目标很远大,但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却是急不得。

    思考清楚这一点后朱由榔便下定决心,朱批命李定国给缅王施压,命缅王把吴三桂遣返。如若不然大军所至皆为灰烬。

    该给的压力一定要给到,相信以缅王那个贪生怕死的性格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就把吴三桂押送回来。

    只要解决了吴三桂这个隐患,朱由榔就可以放心的北伐了。

    ...

    ...

    在进入缅甸十几天后,吴三桂所部渐渐安定了下来。

    和最开始的担忧不同,吴三桂渐渐发现缅甸的生活其实还是蛮安逸的。

    就是这里的百姓似乎都很惧怕他们,躲得远远的。

    倒是缅王态度还算不错。

    吴三桂的吃穿用度包括军队粮草都没有短缺过。

    一时间吴三桂竟然有种乐不思蜀的感觉,觉得就这样待在缅甸也挺好。

    只要他手中有兵,在哪里待不是待?

    回到云南还要和李定国打仗。李定国那狗娘养的太能打,吴三桂自认为不是对手,还不如留在这里欺负缅王小兄弟。

    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要女人有女人,吴三桂还有什么可奢求的?

    就这么做一辈子的安乐公他不香吗?

    可是好景不长,突然之间缅甸方面就断了吴三桂大军的粮草,吴三桂几次差人去问都吃了闭门羹。

    吴三桂直是恼羞成怒,若是缅甸方面再不提供粮草,用不了多久大军就会断粮。

    断粮意味着什么吴三桂不用想都知道。

    如此一来三军哗变,他这个主帅的人头恐怕都不一定能保住。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吴三桂必须要赶在断粮之前解决问题。

    吴三桂决定先礼后兵,派出使者去见缅王,向其问清楚情况。

    如果缅王没有任何表示,吴三桂则会率部施压。

    他打不过李定国,还打不过缅甸这些虾兵蟹将吗?

    虽然粮草已经不多,但打一场闪击战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吴三桂的刀口喂了不知多少血,便是再加一些也是无所谓的。

    现在他要做到就是等待,等待缅王的态度。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

    ...

    缅甸王宫中,缅王召集了群臣商议对策。

    “如今永历皇帝命我们把吴三桂押送回云南,否则就要大军压境。本王本想着断了吴三桂粮食,逼吴三桂自己走人。可现在看来吴三桂并没有这个想法,反而派遣使者来询问断粮缘由。诸位觉得现在本王该如何是好?”

    缅王扫视了一番众人,见臣属们皆是眼观鼻鼻观心默然不语,心中直是恼怒不已。

    这些没用的饭桶好不容易到了用他们的时候,就在这里装聋作哑。

    “咳咳,大王,臣觉得可以先向吴三桂道歉吗,说明是我方的疏忽,然后邀请吴三桂前来赴宴。趁着宴会的机会一举将吴三桂拿下,然后送还给李定国。”

    终于有一名臣子发声,缅王喜不自胜。

    “你的意思是摆一场鸿门宴,可吴三桂会同意前来吗?”

    “只要我们姿态摆的够低,吴三桂是可能来的。这也是最容易拿下吴三桂的法子,大王可以一试。”

    缅王听罢轻轻扣着手指仔细思考对策。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法子。

    他可以试上一试。反正就算吴三桂不同意他也没有任何损失。大不了到时再动兵戈就是。

    这里毕竟是他的主场,还由不得吴三桂在这里耀武扬威撒野撒泼。

    “嗯就这么办吧,快把那信使打发走,本王见了心烦。”

    ...

    ...手机用户请浏览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