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亲手打造一个豪门 > 52.拼酒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yxgxz.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YXGXZ.COM,最快更新亲手打造一个豪门最新章节!

    宁雪晴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失落,三番好心,全都白费,她自然心里不好受。

    可现在这种情况,谁也不敢再去惹宁国祥发火,否则更麻烦。

    宁国祥虽然不喝酒,不吃菜,却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可能是怕宁雪晴太难过吧。

    还好糖糖这丫头懂事乖巧,跑过来腻在他怀里哄了几句,宁国祥的注意力被转移后,语气也缓和了许多。

    又过了大概三十分钟,霍不凡擦着手从厨房里出来,道:“妈,灌汤包我先整了一锅,剩下的和水饺一起放冰箱冷冻了。回头想吃的时候,直接放锅里煮或者蒸就行。”

    “哦,知道了。”邓俊梅点点头做出了回应,虽然态度不算太热情,却也比之前好了很多。

    只是宁国祥却心里别扭,道:“不稀罕吃,都拿走!”

    家里几个人都看了过来,那眼神,让宁国祥更是不痛快。

    都看我干什么?

    是这小子自己窝囊没本事,我训他两句有错吗?

    霍不凡看出氛围有点低沉,刚才的事情,他在厨房也大致听清了。

    此刻见宁国祥还像倔驴一样梗着脖子找茬,他瞥了眼桌子上的酒壶,然后笑了一声,问:“爸,怎么没喝酒?专门给你买的上等女儿红,二十年陈酿。”

    “不稀罕,拿走!”宁国祥还是那句话。

    在宁雪晴有些紧张的注视中,霍不凡走过来坐下,笑呵呵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道:“知道你身体不好,不能喝稍微喝一点就行,都是自家人,不拼酒。”

    这话可是戳中宁国祥的胳肢窝了,他眼睛一瞪,道:“谁跟你说我不能喝了?我是不想喝你买的酒,不稀罕,听不懂吗!”

    宁雪晴两只手都掐到了一起,紧张的浑身冒汗,生怕丈夫还像以前那样拍案而起,夺门而出。

    然而,霍不凡的表现,很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他满脸的笑容始终没有变化,连语气都一如既往的淡定:“两个小时前还吃药呢,干嘛非死撑着说自己能喝,又不是外人。年纪大了,不能喝也很正常,没必要。”

    “放屁!”宁国祥气的一拍桌子站起来。

    宁雪晴吓的脸都白了,正要劝的时候,宁国祥已经上楼了。

    宁玉林很是头疼的看着霍不凡:“我的亲哥,你干嘛啊,非把他气出病来才开心?”

    邓俊梅也很是不高兴,只不过这件事是宁国祥先挑的刺,她有再多的不满,也没法直接说出口。

    宁雪晴正要说些什么,却被霍不凡先拍了拍手背。给了她一个安慰下的笑容,然后道:“放心吧,没事的。”

    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宁雪晴微微一怔,忽然意识到,霍不凡这样做是故意的。

    至于他为什么故意,就不得而知了。

    这时候,蹬蹬蹬的脚步声响起。

    几人转头看去,只见宁国祥抱着两瓶五粮液从楼上下来。

    他沉着脸走来,把酒瓶往桌子上一拍,冷冰冰的道:“零八年的五粮液,放到现在十几年了,比你的什么狗屁二十年陈酿好!不是说我不能喝吗,行啊,你喝黄酒,我喝这个。要是你先倒了,以后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爸,你这要干什么啊!”宁雪晴连忙劝说道:“书桓他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关心你的身体。”

    “少来这套,他是不是关心,我心里不知道?不就是觉得我年纪大,黄土埋了脚脖子吗?跟我较劲?我在酒桌上放倒一片人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和泥巴玩呢!”宁国祥一边说,一边把五粮液打开。

    他直接把杯中的黄酒倒在地上,然后又添了满满一杯白酒。

    “你都多大了,还因为一句话就跟人拼酒!”邓俊梅说着就要把酒杯拿过来。

    可宁国祥却死活不给,说急了就瞪眼骂人。

    眼瞅着夫妻俩要杠上,霍不凡开口道:“玉林,和你姐陪妈上楼,我今天还非得看看老头子酒量有多好。吹牛谁不会?拿两瓶五粮液就能唬人了?”

    宁玉林心里也有点不爽,觉得霍不凡今天是蹬鼻子上脸,可正当他要说话时,却见霍不凡使了个眼色。

    如果换成之前,这样的眼色,只会让宁玉林直接无视。

    可如今霍不凡已经改变了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印象,甚至在很多时候,宁玉林对他都快有点小崇拜的心理了。

    知道自己这个姐夫并非真的无能,做事有条有理。

    按道理说,以他之前的表现,今天不应该这么嚣张的。

    现在看到霍不凡的眼神,宁玉林立刻明白过来,他是故意的。

    同为男人,宁玉林隐约明白霍不凡这样做的原因。

    略微犹豫了下,他起身对邓俊梅和宁雪晴道:“妈,姐,咱们上楼,让他们在这刚。”

    “你胡说什么呢,那可是你爸!”邓俊梅呵斥道。

    “他自己要喝,谁能劝得住?回头揍我怎么办?行了,李书恒的酒量你们还不知道,能喝的过我爸?没事的,走走走,让他们俩喝完再说。”宁玉林说着,把两人硬给拉上楼了。

    至于糖糖,却是留在了那里。

    小丫头好奇的看看宁国祥,又看看霍不凡,咬着手指踌躇半天,最后道:“爸爸,爷爷年纪大了,你不要欺负他呀。”

    “我能让他给欺负了?笑话!”宁国祥不屑的道。

    霍不凡也不多说,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黄酒,端起来道:“行,第一杯我敬您,先干为敬!”

    说罢,霍不凡一仰脖子,把满满一杯黄酒饮尽。

    放下杯子,他道:“我也不欺负您,黄酒度数低,我喝一杯,您喝一指。”

    “你真以为我是好欺负的?要喝就都喝完!”宁国祥哪里会认输,四十多度的白酒,满满一杯,直接一口倒了进去。

    尽管他是常喝酒的人,但这么多白酒一口喝下去,还是多少有点不适应。

    霍不凡没给他太多休息的时间,很快又倒了第二杯黄酒:“第二杯我敬您。”

    又是一杯饮尽,宁国祥紧跟其后。

    两杯白酒下肚,基本上就是小半斤了,宁国祥的脸迅速发红,酒气升腾。

    “第三杯,我敬您。”霍不凡再次举起了酒杯。

    此时的楼上,邓俊梅和宁雪晴都是坐立难安。

    让这两个本就不对付的人在那拼酒,这不是明摆着要出事吗?

    真要只喝多了还好,万一喝着喝着打起来怎么办?

    “不行,我得下去劝劝!”邓俊梅起身道。

    宁玉林连忙拦着她,道:“妈,你就放心吧,书桓那小子做事有分寸的,不会真把爸怎么样的。”

    “我说你到底是谁家的儿子?那可是你爸,他都多大年纪了。再说了,李书恒那像个做女婿的吗?明摆着故意气你爸的!”邓俊梅气冲冲的道。

    宁玉林耸耸肩,道:“我知道啊,可我觉得,他这样做是有原因的。虽然不是非常确定,但我觉得,他可能是想用喝酒的方式来缓解紧张的关系。男人嘛,没什么事不能在酒桌上谈妥的,一次谈不妥,那就再来一次。”

    “说的什么鬼话!”邓俊梅懒得理他,直接推开向楼下走。

    刚走到楼梯口,就听见下面已经热火朝天了。

    “我跟你说,就你小子,不是个!知道不?不是个!我这白酒两斤,啤酒随便灌,你喝的过我?不给你点颜色,你以为我开染房的?”

    这话是宁国祥说的,邓俊梅从楼上探头一看,见他已经喝的从脖子到脸都是红的。

    一瓶五粮液已经倒在桌子上,显然是被喝空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