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推理 > 快穿:龙套好愉快 > 1609、此番夙愿了(二十五)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yxgxz.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YXGXZ.COM,最快更新快穿:龙套好愉快最新章节!

    老管事来汇报最新消息的时候,宁黛正在喝汤,元濯正在喝药。

    屋里交织着鲜汤的香气和苦口良药的药气。

    听着消息,宁黛呼噜噜的把小碗里的鲜汤喝了个干净,然后擦擦嘴,抬眼看向老管事。

    “三天了。”宁黛说,还比出了三根指头,冲着老管事抖了抖。

    老管事的注意力被她引过去,但不解其意。

    不过没关系,宁黛很快给了他解答。

    宁黛说:“我说管事,你家爷忍了你三天没有打你,你这算是欺负上你家爷打不动你是吧?他打不动人,我手脚可好着呢。不算我,还有青山和烨流呢!你是不是非常想挑个人打你啊。”

    “这……”老管事一脸愕然,随即小心翼翼的拿眼觑向元濯。

    老管事不大相信宁黛的说辞,但当他看向元濯,然后发现元濯竟像是赞同宁黛所说的,进而保持沉默时,老管事一颗心猛的坠了坠。

    他忙不迭的说:“爷,老奴这是……”

    话才刚起了一个头,就被宁黛给截断了。

    “好了好了,不用表忠心了。我们都知道,你都是为了王府和你爷,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老管事能说什么,只能继续惶恐。

    主要是他这三天不停的报消息,也不见元濯和宁黛说过什么,今天宁黛冷不丁的来这么一段,老管事没防备,一时招架不住。况且吧,对于这么频繁的来报消息,他确实是有私心在的。

    当初元濯年纪轻轻就被封了王,离宫建府,元濯的外祖陈家自然也是不放心这个身体一直不大好的外孙,所以特地遣了老管家过来帮衬元濯料理府事。

    老管事来这府里的这些年当然是鞠躬尽瘁,诸事不敢怠慢,不过当事情牵扯到了陈家,他总是不能装聋作哑没个表示的。何况,陈家方面还派了人叮嘱了他。

    室内陡然安静了一会儿,元濯这个一家之主才姗姗开口:“别欺负老人家了。”

    宁黛哼唧了声,撇开了头,但也并不是真的因为他替老管事说话而生气。

    不知情的老管事松口气,心下已然开始告诫自己,莫要再多说话。

    元濯扫了宁黛一眼,唇边微微带起一点笑意,不过在看向老管事时,那浅淡的笑意已经收拾干净了。

    过去两天,他听完老管事的消息后都不会多问,连敷衍一句都懒得,都是直接让他下去忙事情,但今天,破天荒的,他询问了老管家眼下陈妃的情况。

    经过刚才后,老管家那里还敢再过多修饰用词,很直白的将情况告知了元濯。

    这几天九皇子不醒,陈妃整副心思都吊在儿子身上,当然吃不好也睡不着,本是娇生惯养的身子,这么挨了三天,终是受不住两眼一翻晕了。

    一个至今未醒,一个又倒下了,陈家自然更是急的不成。

    虽然陈妃是陈家女,但陈家到底是外戚,不可能一听说闺女和外孙有事就往宫里跑,能往宫里去的,也只有元濯这位封了王的。

    老管事不时来报消息让元濯知晓是其一,其实还是想让元濯有所表示,但凡元濯提出要进宫里去,相信陈家势必很快就会有嘱托传来了。

    元濯也是知道这点的,所以他才一直没什么反应。

    现在的他是一点也不介意陈家怎么看待自己,他也懒得再与任何的旁人费神应对和周旋,现在的他,就只想偏安窝在这座府邸里,跟宁黛过一过你对着我我对着你的清闲日子。或许她很不愿意过,也很嫌弃的日子。

    元濯和宁黛的视线对上,宁黛眨了下眼,说:“你看你这两天,按时喝药,不时进补,气也吊的挺足的,应该能走动两步吧,要不然你去尽一尽关心的义务?”

    宁黛又挑挑眉,脸上写满怂恿。

    元濯做思索状,片刻后,吩咐老管事:“去准备,午后进宫。”

    所期之事来得太突然,老管事有一秒钟时间反应不过来,不过好在经过时间的消化,他已经从开头的宁黛的敲打里缓过来了,立马拿出管事的专业素养,应了下来。

    接着,不用元濯喊他下去,老管事主动退下了。

    老管事走后,元濯将苦口的良药一饮而尽。

    宁黛在旁看着皱了皱眉,真是光看都觉得苦啊。

    不过这位常年和药为伍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眉头也不皱下,看见宁黛的皱眉,心情颇好的露出了笑意。

    然后突然问宁黛:“吃饱了吗?”

    宁黛感觉不对,小心翼翼:“干嘛?”

    元濯笑意不减:“午后与我一同进宫。”

    宁黛想也不想:“不去!”

    打死她也不要离开这座府邸好吗?他不在,她才能更加无拘无束的想去哪间屋子就去哪间屋子,谁要去参观王宫。

    而且,她参观过的各种王宫还少吗?根本没兴趣好吗?

    对于宁黛的拒绝,元濯也不急着劝说什么,只是用一张淡淡的笑脸,一双专注的眼看着她。

    这是......勾人呢?!

    于是到最后,宁黛就这么不情不愿的被他勾着一起去了王宫。

    当然,元濯也是有正当说辞的。

    两人成婚快过一月了,不曾入宫见过人,之前可以说是他身体不好,但今天他都能进到宫里去了,再不带着人一起去,显得礼数不够。

    而且他进宫是不可能再让两个侍卫随身在侧,那他这么一介病秧子万一走几步就倒了呢?随意还是得宁黛一起去,也好相互扶持一下。

    除了这两点,当然还有元濯别的私心,不过他掩饰着没有表现出来。

    宁黛无法反驳。

    午后,两人各自换了入宫的衣裳,上了铺垫的非常柔软舒适的马车,往王宫而去。

    甭管今天进王宫会不会见到皇帝皇后或者其他妃子的面,这都是宁黛大姑娘头一遭见“公婆”,心情可想而知的......差到极点了!

    元濯也不多话,正拿了三分心思在回忆出发前,陈府递来的消息。

    一如他所料,听闻他要入宫,陈府那头立马来了消息,句句都是他那外祖的关切之心。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