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宠娇妃 > 第2893章 那东西怎么了?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苏玥这时候才想起来,窗口处一直摆着一盆颜色鲜艳的花朵,风拂进来的时候,那淡淡的香味很是好闻,苏玥也没问过名字,只知道是从西域那边移植过来的,听说叫魔香。

    一小朵一小朵,有阳光和没有阳光的时候,花色不一样,天晴和下雨,花色也不一样,所以才叫魔香。

    “那盆花怎么了?”

    苏玥死死的咬着唇,冷视着窗口的位置,苏璃淡淡的说道。

    “花里镶嵌了几颗珠子,有麝香,可能是被人弄进去的。”

    苏璃故意 撇开瀞王,让苏玥认为那麝香是被别人弄上去的。

    苏玥恨得牙痒痒的,可身上剧痛难忍,苏玥惊呼道。

    “大姐姐救命,实在是太痛了,而且,大姐姐一定要帮我调理好身体,我还想为瀞王府诞下一儿半女,否则,我这下半生就完了。”

    “好。”

    苏璃点头。

    “身为医者,你既求上门,我会治,但诊费,贵,五千两。”

    “给她。”

    苏玥朝玉桂挥手,玉桂急忙进了内室,出来之后,拿出五千两银子递到木香的手里,苏璃这才认真起来。

    随后。

    玉桂又匆忙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手心里多了两粒珠子,远远的看着就像是花蕊里的芯子一样,但是近看才发现,那是两粒殷红的珠子。

    苏玥看得龇牙欲裂,这究竟是谁放在她的厢房里的。

    对方一定是知道这是瀞王爷送给她的花,所以不会过多的防备,这才有机会下手。

    她的厢房进来的人并不是很多,最多的是丫鬟。

    “把下面的丫鬟全都杀了,去重新挑一批进来。”

    “ 是。”

    玉桂听得背脊泛寒,额头上直窜冷汗,苏玥冷眼看着她那幅紧张 的模样,嘲讽怒斥。

    “怎么?你那么心虚,难道这东西是你放的?”

    玉桂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急得直哭。

    “娘娘,奴婢可是娘娘的家生子啊,害娘娘不等于害奴婢自己吗?奴婢只愿娘娘千好万好。”

    “哼,量你也不敢。”

    苏玥这才哼哼的趴了回去,玉桂抹了泪急忙退出去,看着侍卫们把下面的丫鬟全都抓走然后杀死的模样,玉桂的长指紧紧的攥着,眼神都是一片冰冷。

    没错。

    那药就是她放的!

    柳妾室提着花篮走了过来,看着远处那血腥的一幕,将一朵鲜花放进了玉桂的手心里。

    “怎么了?心软了?觉得对不起别人了?”

    玉桂摇头,眼里淡漠如斯,没有一丝的温度。

    “怎么可能,只是觉得她们死得有些冤枉,不知道哪一天,我也会这么死罢了。”

    柳妾室伸手握住了玉桂的手,紧紧的握着,将一张银票放进她的手里。

    “我吃了二个月的药了,身体调理得很好,苏玥不是答应让王爷进我的房吗?”

    “恩,这点她还是会做的,但是你自己要小心,避子汤或者是绝王汤是一定会送给你的。”

    柳妾室眼里的恨意顿时不断的溢出,将篮里的花全都洒了出去。

    “你这个主子,心肠真的不是一般的狠毒,竟然让我吃那种药,想让我受她的控制,王爷娶她进门,真是倒了血霉啊。”

    “咱们摊上这样的王妃,难道就不是倒血霉?”

    玉桂反问着柳妾室,柳妾室捂着唇笑了起来,伸手拍了拍玉桂的肩膀。

    “你真是可怜,下辈子要是还能投胎做人,千万别找这样的主子。”

    玉桂的眼睛顿时红了,她一点也不想跟着苏玥,但是她现在爱上了瀞王爷,这是她靠近瀞王爷唯一的办法。

    “对了,玉桂,你想办法煽动苏玥,让王爷进我的屋,到时候,我匀一二个晚上给你,如果你能怀上王爷的孩子,说不定就能成为妾室了,如何??”

    “真的?”

    玉桂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柳妾室美丽的脸蛋露出笑容,轻轻点头。

    她要的从来都是一起进退的盟友,而不是个人的利益,因为一个人的战斗,太辛苦也太痛苦。

    柳妾室走了以后,那边的事情也差不多了,玉桂又忙着去重新挑选丫鬟,顺带着把柳妾室安排的人一起带进来了。

    苏璃写下了药方交给苏玥,苏玥捏在手心里,身体痛得直哆嗦。

    “大姐姐,能不能让我少痛一些,实在是太难受了。”

    苏璃点头,将一瓶药放在了她的床头。

    “痛得受不了了,就吃一颗,如果能承受,就别吃。”

    苏玥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她是真的痛得顶不住了,于是倒了一粒放进嘴里,待到疼痛感消失之后,苏玥才整个人无力的趴在床榻上。

    苏璃看着她马上就吃药的模样,眉眼微微的蹙了蹙,不吃药会好得更快。

    这样也好,她们进了秘境,苏玥受了重伤,还要调理身体,她也就没有时间再出去作妖了。

    “第三张药方,知道是做什么的吧?”

    苏璃问着苏玥,苏玥脸色微沉点头,她当然知道是做什么的,那种药让她对那种事情越来越炙热,几乎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那张药方可以平息她身体里的火焰。

    事实上。

    苏玥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坏事,只要瀞王爷多往她房里跑两趟,她一样可以把火灭掉。

    “别做得太多,你的身体根本经不起那样的冲撞,若是对方过于用力,你的骨头可能会被撞断。”

    苏璃这话虽有夸大的成份,但也没有特别的吓她,如果对方真的太凶猛的话,苏玥真的会出事的。

    “……”

    苏玥被苏璃的话吓得身子剧烈 的颤抖起来,泪水不断的坠落。

    “大姐姐……大姐姐,你帮帮我,你让我的身体好起来,别那样脆弱,好不好?”

    “我只能尽力。”

    苏璃会帮她调理,但不会调理得太好,她要让苏玥怀孕,否则她前世受的那种死法,苏玥要怎么承受得到呢?

    苏玥惊慌失措的点头,整个人的眼里都是恨意。

    都怪苏璃,原本她只是一个奴才,一个贱人,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节节高升,如果不是这样,她又怎么会生出那样的好胜心理……手机用户请浏览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